-浮生凉-

=晏
啊啊,这里是萌新渣一个,各位爹爹爷爷太太大大都不要嫌弃哇!!!
是一个🖊✋🏻(hhh)
⚠慎fo!!慎fo!!慎fo!!
⚠学生党更文超慢(不定期)✔
⚠没有文风没有质量✔
⚠站雷安/瑞金/信白/长顾/忘羡/也青/碧玉
(挺杂滴)
(头像是我家天使竹久画哒!✨✨✨)

【凹凸乙女】当你是他们的经纪人

*ooc经常有
*篇幅短
*撞梗删
*内含#金#瑞#雷#安#卡#嘉#丹#狐#银#凯#呆毛姐弟#
*提前(?)的生贺文@几人回 mua~










对于被分配到带这样一个活蹦乱跳的小新人,你表示有悲有喜。
喜的是,这个小家伙就像个小太阳一样,整天围在你身边,给你讲好多好多事情。
像是今天路上看到的一只小猫啦,公司里看到的其他艺人啦,或许还可能是今天的早饭吃了什么。
可是这个小家伙也总会让你感到不省心啊。
“金?你又跑哪去了?”你手里捧着一大堆的材料,回到休息室,却到处都看不到金的影子。
“诶?怎么了吗?!”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可把你吓了一跳。
“唔啊!!!”你尖叫一声,手里的材料撒了一地。
“诶?不用这么胆小吧?”金挠了挠头,一脸纯天然无公害地看着你。
“唉……好不容易整理好的资料啊……”你看了一眼地上摊着的大大小小的资料,眼中一阵酸涩。
“啊唔,对不起嘛!我来帮你理吧!”金说着,弯下腰去拾起一页页材料。
“等等,金,小心!”你一抬眼,看到那个傻小子正在拼命地扯一张压在他自己脚下的纸……
还扯不动……
你:【强颜欢笑.JPG】
“唔?怎么捡不起来啊?”他用力扯了好几次都没有结果。
最后试一次!他默念着。3...2...1...
“啊!!!”随着一声清脆(?)的“嘶啦”声,你分明是感受到了……
“我的材料啊啊啊!!!”你想着内牛满面,却欲哭无泪。
“唔,我不是故意的嘛!要不我帮你再去复印一份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之后,你每天都叮嘱着金不要碰纸这种东西……
——《诶诶???》《真的不用我帮忙了吗》《好吧......那我去找格瑞玩了》


格瑞

你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经纪人,就连你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个带的爱豆,居然是……冰山男神————嗝儿瑞!(bushi)
因为人气超高的缘故,你除了每天陪他辗转于各个片场之外,还得在他拍戏时抽出空闲的时间去查阅那些通告。
当然,与此同时,你也帮他处理过粉丝送来的数以千计的情书。
今天也依旧是枯燥乏味的一天啊,你望着远处正在排戏的格瑞,手中还有着一大叠的通告要安排。
“哈唔……”你打了个哈欠,对于你来说,通宵并不在你的接受范围之内。
“要不……先睡一会儿吧……就一会儿,嗯!”你给你自己比了一个努力的姿势(?),然后伏案就睡。
“好,咔。”导演坐在座位上,满意地喊下结束。
他抖了抖自己衣领子上的水渍,转身离开片场。
他抬起眼,就看到了你伏在一沓通告上睡得正香。
他悄咪咪地(?)走过来,把你椅背上那件他自己的外套轻轻披在你的肩上。
然后重新坐到你对面的位置上,看着你的睡颜。
伸手帮你把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眼中是少见的宠溺。
他把你的手轻轻挪开,抽出那沓通告,一张张看了起来。
“唔嗯……继续……工作吧……”也不知道多久,你才睁开眼睛。
往桌上一看……
“诶?我的通告单呢???”【惊恐.JPG】
“笨蛋,在这里。”清冷的声线自面前传来。
你抬眼望去,是逆着光的有些模糊的光晕染出的轮廓。
“抱歉……我……我睡着了……”你低下头不敢看他。
“以后要早点休息。”
“诶?”你表示惊讶。
“嗯?有意见?”他抬眼,视线与你的相撞。
“没……没有……”你赶紧移开视线。
感谢那夕阳吧,至少没有让人脸上的红晕透出太多。
——《嗯?》《还困吗》《那再睡一会儿吧,没关系的》


雷狮

自从你带的这个品行恶劣(?)的艺人不知道怎么的就在一堆青春期少女心泛滥的小妹妹们中火起来之后,你的工作就越来越多了。
今天是你第一次代表艺人去参加的应酬。
穿着露背式的晚礼服的你一点也不比其他女艺人弱,反而更好地衬托出了你极佳的身材。
当然,这也招来了不少的祸害。
“这位是……新人吧?”微笑里带着些许不清不楚的韵味。
“您好,我是雷狮的经纪人。”你礼貌回应。
“哦……这样啊!那你不去做艺人真是可惜呢!”
那人眼底分明划过一丝狡黠的光,手不知何时已经托在了你的腰间。
你一惊,猛的抬头去看那人,想往后挣开那人,却徒劳无功。
“请您……自重。”你还再挣扎着,但为了自己艺人的形象甚至是整个公司的形象你不敢大幅度地动弹。
“难道你不想让你的艺人更加火吗?”那人丢在你耳边一句话。
你愣了一下,确实,这些商业界的富豪,动动手指便能把某个三线明星给雪藏。就算雷狮再怎么出色,也会逃不过这劫难吧。
“等等,谁允许你动本大爷的女人了。”
手腕处牵出一股力,你从那人怀中硬生生被拽了出去,重新跌落一个温热的怀抱。
你抬头望去,看到的只有下巴(?)。但你只要听着略带痞子气的声音就知道,错不了,肯定是他。
那人看见来者,便面含惧色,灰溜溜地逃走了。
雷狮懒得再去追究什么,而是把你从怀里略带嫌弃地丢出来。
“喂!不要这么暴力啊!对女生好歹温柔点啊。”你看着他,语气逐渐变弱。
为什么?因为他的脸色真的很低沉。你从来没见过他这幅样子。
“蠢女人,下次还敢不敢一个人出来应酬了。”
“不……不敢了。”
“记住,以后没有本大爷的陪同,不允许你擅自参加应酬。”
——《真是,》《记住,站在我身后》《这样我才能保护好你,蠢女人》


安迷修

“安迷修快点!!!要来不及参加活动了啦!”你属于那种急性子癌晚期患者。
“啊……对对不起小姐,在下会尽快的。”从试衣间传来他闷闷的声音。
又过了几分钟……
“安迷修……?”
“唔……小姐,请再等等在下!!!”
行吧,那我们来讲讲安迷修为什么自称最后的最后的骑士吧!
很简单,就是当时他接了一部中世纪的电影,饰演的是其中的一个骑士www。
然后……就没从那个剧情里出来过……:)
“安迷修!!!你在磨蹭什么啊!”你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就直接踹开了门。
接下来的画面……
(不!我是不会写露肉的!!!休想!!!)








(好吧!)
“唔啊啊安迷修你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啊!”你慌张中捂住眼睛。
刚才……刚才分明看到了……腹肌……人鱼线……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迷修表示无奈。“小姐,在下还没换好,您就已经闯进来了啊。”
“那那那……那你赶紧穿好啊!!!”你依旧保持着捂住眼睛的动作,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不愧是凹凸培养出来的艺人,就是不一样√。
又是一会会儿……
“那个……小姐,在下穿好了,就是……能请问小姐怎么系领带吗?”
你闻言缓缓放下手,看着安迷修一脸茫然地摆弄着领带。
“好了,我来帮你系。”你拿过他手里的领带,熟练地套上他的脖子。
够……够不到……你只好吃力地踮起脚。
突然,安迷修弯下腰来,一下子放大的面容呈现在你的视野里。
“唔啊,安迷修,你干什么?!”
“小姐不需要踮脚哦,我可以为您弯腰!”他继续展示着自己招牌的围笑。
就是那么真诚的笑容啊,你仿佛可以透过那双祖母绿眼睛,窥见他内心深处的小小宇宙。
扑通……心跳仿佛就漏了那么半拍。
“好了,系好了。”你假装嫌弃地半推开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推不动他。
手抵在他胸口,有着心跳的起伏。他的右手盖上你的手,牵起你的手,放到唇边,落下一个淡淡的吻。
淡淡一笑,“我们走吧,小姐。”
——《小姐脸红了呢》《没有吗?可是我明明看到了呀》《小姐真是可爱呢》


卡米尔

你也想不到,你的艺人,和你一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甜食控。
“卡米尔,杀青后,我们一起去街角那家新开的甜点店吃庆功宴吧!”你笑嘻嘻地蹦哒过去勾住卡米尔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嗯……好。”他拉了拉自己万年不摘的围巾,遮住自己半张脸,声音闷闷地从围巾空隙中穿出。
今天的戏份也依旧很顺畅地一遍过,然后你很愉快地拉着卡米尔去甜品店浪。
“唔……这个好次!嗯嗯!这个也好好次!!!”你满眼放光地看着一盘盘制作精美的甜点被端上餐桌。
“诶?卡米尔你不次吗???”你嚼着嘴巴里的食物含糊其辞。
“嗯,你慢点吃,都吃到嘴巴外面了。”他伏过身子,抹去你嘴角的奶油。
“确实挺甜的。”他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
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仿佛也没有注意到任何不对劲,在街的另一边。
几天后,公司里的经理找到了你。
“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她把一叠照片pia在桌上。
你拿起翻阅,全然是你和卡米尔在那天吃甜品时被拍的。
“经理,我只是和卡米尔吃庆功宴啊。”你开始紧张了。
“哦?可是你这样说,别人会信吗?”她厉声说道。
你也知道自己理亏,便低下头不语。
经理沉思一会儿:“事已至此,只有把你撤离这个职位了。”
“经理……”你还想挽留什么。
“不用让她走,我自会澄清一切。”门被打开,卡米尔走了进来。
“澄清什么?”经理有些疑惑。
“澄清她是我的人。”
——《怎么了》《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嗯,去吃蛋糕吧》


嘉德罗斯

你怎么也想不到,公司把你安排到了童星区(?)。
你的第一个小艺人,就是传说中,最火小童星,三岁开始演出少年孙悟空的——嘉德罗斯小朋友。
这位小朋友可是真了不得,还有一红一绿俩保镖时刻跟着。
每当他们仨走在一起的时候,你仿佛看到了行走的……红绿灯。
哦,对了!他还特别喜欢管人叫渣渣!
也不知道这个小孩子是从小经历了啥……
“渣渣!我水呢?”
“渣渣!我要回公司。”
……
“今天的行程是拍摄少儿(?)杂志封面。”你在他吃东(han)西(bao)的时候一脸严肃地讲着行程单上的内容。
“知道了渣渣,真是麻烦。”他不屑地说道。
摄影棚里。
“不要,我才不要牵这个渣渣的手,”他看着和自己搭档的小姑娘,不屑地光速退远。
你莫名有点心疼的看着的那小姑娘,然后去拽住罗斯。
“罗斯啊,算姐求你了,你这次好好拍行不?”你欲哭无泪。
“不要,还有,你不是我姐。渣渣……”他投给你的是一记白眼,然后又自顾自走开。
“那我等这次拍摄结束后,我带你去隔壁剧组找格瑞比人气行吧!”你大声喊着。
你看着那人顿住的脚步,胜券在握地翘了翘嘴角。
你:计划通√
“……成交。”
——《渣渣》《说话反悔可是不对的》《除非你想亲自体验一下我这一棍子》


丹尼尔

与其说你是他的经纪人,倒还不如说他是你的经纪人。
“今天的行程有哪些?”他依旧是那一副官方性的笑容,看着坐姿豪迈,一边吃着沙发上散着的零食,一边追着最新的韩剧的你。
“哎呀!我忘记安排了!”你用有点油腻(?)的手一拍脑袋瓜,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唉,算了,我来就好。”他揉揉太阳穴,拿起通告单往办公桌上一放,开始审阅。
“嘿嘿,老丹你真棒!”你竖起大拇指对着他,回以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
“也不知道要你这个经纪人来有什么用……”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
你一愣,他不会想把我开除吧……
“要不,你还是不要做我经纪人了……”他继续说道,你的心仿佛凉了半截。
“……做我老婆吧。”笑容不减。
你觉得自己的大脑当场就当机了,愣愣地看着丹尼尔。
“怎么?不愿意吗?”
你摇摇头,“我愿意啊。”
“那好,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
你:???
“你的通告呢???”
“我刚刚把它们推掉了。”
你:老丹这不像你……
——《不,我不是我没有》《刚才那个不是我》《你听我解释》


鬼狐

你总觉得自己的艺人是只小动物(?)。
因为他每天都顶着一对狐耳,拖着一条狐尾。
“emmmm……鬼狐啊。”你看着他走进门,开口说道,“你的耳朵和尾巴是真的吗……”
他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可是我总觉得……你是个coser……”
【鬼狐式委屈.JPG】
“那你摸摸看就知道了。”他说道,同时向你走来。
“诶?可以摸吗?”你两眼放光(?)。
“嗯,但是……”
你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手放在了他的狐尾上。【幸福.JPG】
等你意识到他说的话,你才愣住了。
“摸了狐族的尾巴和耳朵,就要做他的人哦。”
好看的金色竖瞳里倒映着你的影子,面前的人笑着看你。
“这次我可是认真的。”
——《所以,》《做鬼天盟的夫人》《好吗》


银爵

你才带这个艺人不久,这次要参加新歌发布会。
据说这次的新歌叫做《白天不懂爷的黑》,是一位著名作曲家,署名为小黑洞,所创作的。
后台,你看着银爵被换上黑色的演出服,可是手里还是捧着个白兔子,紧张兮兮的样子。
“好了,银爵,我们到侧台去吧。”
“嗯。”
你在前面走着,等你到了漆黑一片的侧台,转过身。
“诶???银爵呢……”【一脸茫然.JPG】
然后你发现了一只漂浮在空中的兔子……
——《我......》《我有一直跟着你啊》《真的》


凯莉

你的艺人,是一个被称为“新月魔女”的小姑娘……
不,不存在的,那是个大佬。【围笑.JPG】
“哟,你今天居然比本小姐都早到啊~”你听着一向轻挑的语调便知道来者是谁。
“那个,凯莉……我要去赶飞机了啊。”你支支吾吾地说着。
“这样啊~那你继续吧,本小姐我还要去睡个美容觉呢。”她转身走回休息室。
留下你一个人有点落寞的背影。
唉,果然,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才好吧……
作为一个什么都做不好的经纪人。
你想着,提着行李箱走出了大门。
机场里,来来往往的都是成双成对的人,或是情侣,或是朋友,或是家人。
只有你一人,显得与这背景格格不入。
你怀里抱着自己的双肩包,是以前那个人送的,还带着俏皮的粉色星星挂饰。
“请乘坐AH1024航班的乘客到登机口。”你听着广播里的机械女音,一点都没有凯莉的声音好听……
“怎么?想本小姐了吗?”声音从身侧的座位上传来。
你觉得自己是出现了幻听。
“喂!你难道被我吓傻了???”你往身侧看过去,只见她把墨镜和口罩取下,冲你一笑。
“我才没有!”你觉得眼中有些涩涩的。
“你怎么知道我要走了……”你开口问她。
“像本小姐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会不知道?”她依旧叼着那根棒棒糖。
“喏,打开背包看看。”
你乖顺地打开背包,在夹缝里找到了一颗草莓味的棒棒糖,是和凯莉一个样的。
“唔,凯莉你最好了。”你熊抱过去。
“你……可别把鼻涕眼泪全擦我身上!这件衣服可是很贵的。”她说着,手却抚上你的头发。
——《行了》《别哭了》《本小姐可不会安慰人》


艾比+埃米

这是一对双生子,姐姐叫艾比,弟弟叫埃米。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的呆毛……
都快翘上天了好吗?!
“衰仔你看!!!那个帅哥好好帅啊!!!”这个小家伙两眼放光(?)。
“老姐,你能不能把你那炙热的目光收收,我怕烫到别人……”
“去你的,有这么说自己亲姐的吗!”一记眼刀撇过去。
顺带着拿起手边的方团子,bia的一下砸在自家亲弟脸上,没错,就像甩铅球一样√
“老姐我错了!!!”
“走走走,陪我去看帅哥。”她拉着埃米的呆毛就往前走。
“姐姐姐!!!轻点!!!我头发要被你揪掉了!!!”
“等等,你们俩给我站住!”你揪着他们俩的呆毛就把他们提了起来。
“啊啊啊谁拽着老娘的头发!!!疼死了。”
“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去练歌!练完才可以看帅哥!”
你踢开身旁的一扇门,那是一间录音室。
“你们俩这身高……”你看看收音器!再看看比你矮半个身子的那两小只……
“看什么看,老娘我很高的。”【不服气.JPG】
“可是你们这样也够不到收音器啊。”
等等,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重新拎起两人,看到墙壁上的两个曾经用来挂画的大铁钉,顺理成章(?)地挂了上去……
——《你你你!!!》《给老娘回来!放老娘下来!》《老姐你别喊了,人都走了......》






————————
我...又来唠嗑!
这篇基本上是属于...灵魂打字的成品√
我大概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感觉每个人都写的超级尬...
质量是什么,不存在的...【自抱自泣.JPG】
大家不要嫌弃www!!!
给自家cp的生贺文OwO!!!



评论(19)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