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凉-

=晏
啊啊,这里是萌新渣一个,各位爹爹爷爷太太大大都不要嫌弃哇!!!
是一个🖊✋🏻(hhh)
⚠慎fo!!慎fo!!慎fo!!
⚠学生党更文超慢(不定期)✔
⚠没有文风没有质量✔
⚠站雷安/瑞金/信白/长顾/忘羡/也青/碧玉
(挺杂滴)
(头像是我家天使竹久画哒!✨✨✨)

【凹凸乙女】当你报了800米

*ooc经常有
*篇幅短
*撞梗删
*内含#金#瑞#雷#安#卡#嘉#丹#爵#狐#
失踪人口来混更了√是蹭着我哥流量发的√
果然...断网使我产量高...不过质量什么的哈..哈哈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报了一个800米,只记得自己站在起跑线上的时候,紧张的手心全是冷汗了。
“加油啊!!!你一定会赢的!!!”你看到跑道旁那朵穿得和向日葵一样的吉祥物金,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
“预备备……”发令枪指向天空。“跑!”
伴随着枪响,一个个人都冲了出去,你愣了一下,明显是被枪声吓到。
“快跑啊!!!”班级里同学的呼声把你飞走的魂儿揪回来,你迈开步子赶紧追了上去。
一开始,你觉得还是挺简单的,于是撒丫子跑的老快,看着别人被你甩了大半圈,觉得挺有自豪感。
后来你就慢慢发现,自己开始力不从心了,脚步和呼吸开始紊乱,渐渐的你被落在队伍最后。
可是你依旧不甘心啊,卯足了劲,追上了你前面一位。
冲过终点线,你无力地跌坐在红色的塑胶跑道上。
“小心啊!”你在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声,从那孩子嘴里传出的。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你再度醒来。
窗外已经从中午的烈阳落为傍晚的夕阳。
你想动动压的酸痛的手臂,却听到一声细微的呜噜声。
循声而望,你看到那孩子逆着光的脸颊。金发很顺服地贴在额头上,衬着阳光,耀着人眼。
他已经换下了向日葵的衣服,重新套上自己的黑白卫衣,看来是他一直在照顾你啊。
“唔……你醒啦?”你还在思考着,他突然醒来,揉着惺忪的睡眼,送给你一个傻甜的笑容。
“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他保持着刚才趴卧的姿势,歪着头看着你。
天蓝的眼睛在满头金发下格外好看,这个笑容,比当时的阳光还要暖吧。
“没事了。谢谢你哦,金!还特意留下来陪我呢!”你手里捧着金刚刚为你倒的热水,回以微笑。
“没什么啦,我们可是好朋友呢!”
“嗯……好朋友。”
后来,你听闺蜜说,那一天,金看你倒在了地上,然后一个矢量疾走(?)飞到你身边,然后径直公主抱起你,往医务室走去。路上人很多,他看你额头上冒出的密密麻麻的冷汗,朝着人群吼道:“都给我让开!别挡到我媳妇!”
——《唔……》《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是顺口说出来的啦!(bingbu)》


格瑞

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上起跑线的,似乎是因为和别人打赌打输了。
枪声带着风声,你和其他五名同学一起奔跑在塑胶跑道上。
每个人都用只用了自己一半的力气,仿佛谁也不想打破这一场势均力敌的战役。
终于,离终点还有200米了,开始有人加速了。
你也不甘示弱,使命往前冲去。
逐渐,你超过了跑在第一的同学,向着终点那段绯红的绸缎奔去。
“成……成功了……”你一手撑膝,另一手托住小腹。成功的同时,绞痛感也越来越重。
“嘶……”你倒吸一口冷气,弯下腰去,额头上全是冷汗。
突然,你觉得后背被什么托住了,然后整个身子腾空起来。
突如其来的公主抱让你紧张地搂紧身后人的脖子,你偷偷地瞥了一眼,格瑞……!!!
“诶?格瑞怎么了?”你正疑惑着。
“不能跑就不要硬撑,这段时间是不能做剧烈运动(?),你不知道吗。”他一脸严肃。
“可是……这次比赛很重要啊……”你小声窝在他怀里说着。
“笨蛋,再重要的比赛,难道比你的身体还重要?”他语气低沉,脸黑的和银爵(?)一样。
“好了,现在我带你去医务室。”他说着。
[一段时间后]
“肚子还难受吗?”他递给你一杯刚充好的红糖水,看着你喝下大半杯。
“嗯,还有点。”
“嗯。”他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大手盖上你的小腹,你感到他掌心传来的温暖,“这样好点吗?”
——《嗯,记住了,不管是多重要的事情,》《都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然我会担心的。》


雷狮

作为一个被你们班人称“社会你雷大爷”推上去参加800米的幸运儿(?),你表示……
我吃柠檬啊!!!吃!柠!檬!啊!喂!(不,不是小柠檬!绝对不是!)
“雷狮你抽风啊?!没事憋发神经,我才不想去跑什么800米。”你一拳砸在他桌上,气势汹汹地说着。
“哦?可是……申请表我已经交了。”那人不急不缓地说着,闭目养神的闲适样让你恨不得一拳挥在他养尊处优的脸上。
你回想起自己会站在起跑线上的原因,再看着跑道旁抱着手一副与世无争样的雷狮,咬紧了牙。
老娘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技术√
在体育方面还算有天赋的你在刚起跑就领先了不少距离,但是,很不合时宜地,你脚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撑一下吧……应该可以……到最后。
你领先的位置逐渐被后者超过,你也开始更卖力地奔跑。
“哟?跑不动了啊?”你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周围嘈杂环境里,十分清晰的声线。
“哈……跑不动你妈啊……我……我才没有那么弱……”你喘着气说道,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你跑着,却不知道是谁伸出的脚,绊住了你。
你实实在在地摔了一个佩利啃泥(佩利:汪汪汪???【银爵(?)问号.JPG】)。
“呜……”你捂着脚踝,在地上缩成一团,眼角沁出些许泪水,是真的很疼啊!
“喂!你没事吧?”你意识快要掉线前,还听到了这句话,硬生生把你拉回一些理智。
“啧,真是麻烦的蠢女人……”雷狮看着你被绊倒,但没料到你捂着脚踝的痛苦样,心里顿时有点慌张。
他跑过来查看你的伤势,单膝跪在地上,两手环住你的脚踝,轻轻触碰了一下。
“呜,疼!”你一下子把脚收回来,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你干脆把眼睛都闭上,颤抖的睫毛像脆弱的蝶翼。
“好了,本大爷带你去医务室。”他脱下外套盖在你身上,环过你的腰把你抱起。
怎么那么轻……不好好吃饭吗……
他看着你乖顺地躺在自己的怀里,像块软玉,有种温香萦绕。
重新站起身来,他往后瞥了一眼。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干的。”他沉着脸说道,看着跑道边那个脸上有些小得意的女生。
那人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就僵掉了,她转身往后就逃。
“哟,别这么着急啊~”她身后接到雷狮通知的三个海盗团成员已经等候多时了啊。
“呵,卡米尔,这个女的就交给你们处置了,不能轻饶。”雷狮抱着你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是的,大哥。”
——《哼,不过就是一个鶸》《还想对我的女人动手?》《那还要好好让你知道,什么是海盗法则了。》


安迷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安迷修!为什么800米那,么,累,啊!”你的哀嚎声几乎是越过了整个操场传到了安迷修耳朵里。
“小……小姐,你没事吧?!”他站在跑道边,一脸担心地看着你,却不敢上场制止你。
“小姐!为了您在这个学期的体育测试能合格,请您坚持吧!”他挥着手里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蓝一黄两个打call棒,乖巧地犹如一个表情包(【哭着也要打call.JPG】)。
“可是……这也……太……啊!”你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散掉的鞋带绊了一跤。
(没错!佩利啃泥×2√hhh)
“小姐!!!”安迷修吓得把打call棒往后一扔,于是……两个打call棒砸到隔壁班某大爷头上,他自己飞也似的奔向你。
“呜啊啊!!!疼死老娘了啊!!!”你疼得憋出泪,看了一眼自己的膝盖,白皙的皮肤上残留着殷红的血。
“小姐……你还好吗?”
“废话啊,我能好到哪去唔!”你把自己一肚子气全撒在他身上。“还不是你,偏要我跑什么800米!”
“都怪在下,就请小姐……处置在下吧。”他看着你,把你的手牵至他的心脏处。
“笨蛋!快扶我去医务室!”你手攥成拳头,不轻不重地敲在他心上。
“啊,是。”他愣了一下,随即抱起你。
“喂!我可没说要你抱着我去啊!”你挣扎着晃动那条还健全的腿,手却不由自主地环上安迷修的脖子。
“小姐,再乱动的话,在下也不保证可以把您安全送到医务室啦!”他轻轻笑着。
从那以后,班里就管你叫平地摔女神。
等等……我好像还忘了什么……
emmmm……应该没有吧……
……
隔壁你雷大爷:woccccccccccc谁扔的打call棒!!!给本大爷站出来!!!看本大爷我不锤死你!!!
——《嗯???这扑面而来的杀气是怎么回事???》《不管啦不管啦》《还是小姐的身体最重要啦》


卡米尔

作为一个甜食控,你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你吃的东西和你增肥的斤数都是成正比,而同样甜食党的卡米尔却怎么也吃不胖。
为了证实这个事实,你还曾经专门约他出来吃过一次甜食。当场就扯开他的围巾给他灌下去了十斤蛋糕,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嘴里被撑得满满的卡米尔,拍了拍他的肩,点了点头,仿佛一位长者对后辈勇气可嘉的赞赏。
然后你也敞开了肚子,那顿足足吃了你半个月伙食费。
不过钱……肯定是隔壁雷大爷付的√。
然后……过了一星期……你发现,卡米尔不但没有一丝增重,还轻了三斤……
你再看看自己体重秤上标记的上一次体重,和这一次体重……【不,这个秤绝对坏了!】
“卡米尔,为什么你都不重啊!”下课后,你转到后桌,趴在他桌上,看着他认真刷题。
“嗯,从综合分析来看,你只吃不运动,每天摄入卡路里大概要2000……”
“诶诶,行行!大佬您别念叨了!”你比了一个“stop”的手势,堵住了卡米尔想说下去的冲动。
“总之,你要多运动。”他最后憋出一句话。
于是,你就发愤图强给自己报了800米!(???!!!孩子告诉我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姐姐?!odk吧。)
“呜哇,好饿啊……卡米尔……”你越跑越没有力气,脑袋也开始混沌起来,脚步逐渐轻飘,仿佛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
然后……就真的要倒下去了。
你往后倒去,本以为是冰冷的塑胶跑道,却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少年的骨架还没有完全长大,却用已经日益宽阔的肩膀托起自己的全世界。
你伏在他肩膀上,全然把自己的力量付与他。
他看着你泛着苍白的脸颊和嘴唇,初步判定了你有低血糖。
从口袋中翻出随身携带的巧克力,一手搂着你,用嘴撕开包装袋。
他看着已经没了意识的你,叹了口气,自己小口咬下巧克力,润了润,再对上你的唇,抵住舌,渡了过去。
“唔……唔唔?!”你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窝在卡米尔怀里,脸上红了红。
不经意间舌尖舔到自己的嘴唇,一丝触电的感觉,脸上更红了几分。
“嗯,很甜。”他拉高了自己的围巾,声音从围巾的缝隙间闷闷地传出来。
——《唔?巧克力吗?》《是啊,》《特别甜,你的嘴唇啊》


嘉德罗斯

“喂!渣渣,你行不行啊!”这个小屁孩坐在司令台上,环着双手,一副蔑视苍生的样子看着你。
“你不要……小瞧人……好不好啊!”你跑着步怼回去。
“切,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而你,就是一个渣渣罢了。”他从几米高的司令台上跳下,帅气的落地姿势没有一丝瑕疵。
“我也有很努力的在训练啊……”你说着,声音越来越轻,最后你只敢在心里想,“会不会关心人的啊……”
眼神失落下去,你停下了跑步的步伐。
喂……不要这么不争气啊……回去啊……
你两手抹着眼泪,它们却像断线了一样,怎么也不肯停下。
“真是渣渣……行了,别哭了。”他发现了你的异样,朝你走过来。
“弱者,就应该做好被强者保护的本分。”他说着,手指有些僵硬地拭去你的泪水,显然他不经常做这种事,但,已经很努力了。
你看着这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你这个渣渣……》《真是善变啊……》《行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


丹尼尔

这位身高优势异常显著的星星爱好者,就是你们这次运动会的裁判长,丹尼尔。
你看看他,衣服上,手套上,鞋子上,头饰上,甚至……裁判长的哨子上,都印满了星星。
“老丹啊……我马上要比赛了……所以……是不是应该意思意思丫!”你的表情大概只能用苍蝇搓手来形容了(?)。
“嗯?那好。”他停下批改公文的动作,看着你。
“祝你能获得好成绩!”他说道,然后低下头继续批改。
“???”你一脸茫然,“老丹???你认真的???”
“嗯,那不然呢。”他有些疑惑。
“行行行,不想和你说话了。”你看着他,简单推测他绝对是情商又欠费了。
[运动会当天]
你获得了第一的名次,实属不易。
他走过来,递给你一瓶印着星星的(?)矿泉水。
“辛苦了,祝贺你取得这样的成绩。”他笑着,“凡事都要凭实力来哦。”
——《啊?你问我是不是情商欠费了?》《不不不,没有的!》《我的积分余额够充值一辈子的情商了。》


银爵

他是你的教练,每天带着你训练800米,看样子,他对你十分重视。
“一开始不要太快,不然等最后,就没力气了,要保持体力。”他一边记录着你的成绩,一边说着。
“嗯,知道了,谢谢您的提醒。”你拿着银爵刚递过来的毛巾,拭去汗渍。
“话说,老师您为什么会这么黑啊?”你坐在长椅上,看着一旁的银爵。
“……”你的老师表示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并且递给你了一条他随身携带的手链。
上面镶着一颗黑紫色的晶体……(煤……???OwO)
——《所以……》《你应该知道的吧……》《啊哈哈...哈哈……》


鬼狐

你在这个月都很努力地训练,但是却没有取得好名次。
你有些小委屈地抱膝坐在人群散去的观众席,脸埋在双腿间。
“好啦,不要难过了。”你听到了学生会长狐的声音,抬起头看着他。
“哭了,可就不好看了。”他抚去你眼角的泪,却被你躲开了。
“很伤心吗?”他说道。
“嗯……”你闷着心情。
“那……薅尾巴吗?”他把自己的尾巴从身后掏出来,摆到你面前。
然后……他看着你满脸兴奋地薅着尾巴……觉得自己还是太单纯了……【吐血.JPG(ㅍ_ㅍ)】
——《我觉得……》《要和你报销一下》《关于植尾巴毛的费用……》





————————————
嗯嗯!继续唠嗑啦!!!
依旧是破文笔的三岁小孩!!!
依旧不会写文唔唔唔!!!【疯狂哭泣.JPG】
到最后脑洞萎缩……越写越短越写越短OAO
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尾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
大家……将就一下嗷呜!!!

评论(4)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