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凉-

=晏
啊啊,这里是萌新渣一个,各位爹爹爷爷太太大大都不要嫌弃哇!!!
是一个🖊✋🏻(hhh)
⚠慎fo!!慎fo!!慎fo!!
⚠学生党更文超慢(不定期)✔
⚠没有文风没有质量✔
⚠站雷安/瑞金/信白/长顾/忘羡/也青/碧玉
(挺杂滴)
(头像是我家天使竹久画哒!✨✨✨)

【凹凸乙女】两个他?不,是孩子。(上)

*ooc飞啊飞
*灵魂打字预警
*篇幅巨短,跑题严重
*日常不知道在写什么!
*生子(?)设定[都是儿子√]
*内含#雷#安#瑞#金#卡#丹#
(可能有后续!!!)


雷狮

“雷狮!!!”你看着后院一片狼藉,“你又带儿子干什么坏事了?!”
你喊完就看到了面前齐腰深的花丛抖擞了几下,然后……
突然冒出来一个绿不拉几东西(?)。
你仔细一看,乱蓬蓬的深紫色头发上粘着了几片深绿的树叶……
“妈妈!”小家伙笑的一脸开心,朝你伸出手。
你把这个小家伙抱了起来,然后帮他拾掉头上的树叶。
“你爸呢?”假装严肃。
“爸……爸爸他……”小家伙开始支支吾吾。
“嗯?”你的声音又沉了几分。
“啊啾……是谁再找本大爷我啊?”
你感到背后靠近一个人,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酒意。
“不是说了不能在孩子面前喝酒的吗,怎么又喝酒了。”
你刚想转过身去,就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你的脖颈边上来。
“没事,我雷狮的儿子,就应该学会大口喝酒大口吃(lu)肉(chuan)。俗话说得好,凡事都要从娃娃抓起。”
“你这是歪曲事实!”你反口就说。
他却伸手揉了揉你和儿子的头发,一手的大拇指顺着眉毛画到你的眉心。
他常年握着武器的指尖上有这一层脖茧,顺了顺你皱起来的眉头。
然后他在你眉间印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笑得特别温柔,都让你怀疑这是不是雷狮本人了。
然后你发现,你的儿子一脸嫌弃地看了一眼他的老爹。
然后“吧唧”一下,响亮地亲在你的侧脸上。
然后这对父子俩就开始大眼瞪小眼……
——《woccccccccccc》《你这个小鬼》《长大了,敢和老子抢女人了???》


安迷修

“……小姐?起床了?”你大清早起来,发现身边都凉着,就穿着睡衣到楼下去查看。
你转了一大圈都没看到安迷修和孩子的身影。最后你绕啊绕,绕到了厨房。
安迷修围着黄蓝相间的围裙,左手拿着打蛋器,右手拿着一个空碗。他的脸上粘了些许纯白的面粉,有点蠢萌蠢萌的感觉。
你笑着踮起脚点了点他的鼻尖,帮他把那上面的面粉拭掉。
他的表情愣了愣,然后傻傻地朝着你笑。
秋季早晨的空气还有些微凉,你轻轻打了个哆嗦。
他马上就把你搂进怀里,死死抱住,你连动都动不了。
“小姐还冷吗?”你埋在他温暖宽阔的胸膛,感觉到少了一丝的寒冷。
你们俩保持着这个动作静静地待了好一会儿,然后发现有东西在拽着你的衣角。
你转头回去差看,发现是你们可爱的小家伙正用肉乎乎的小手拽着你。
“嗯?小安怎么啦?”你松开安迷修,俯下身去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妈妈……这个,这个给你。”小家伙从背后拿出一件外套,递给你。
“啊,谢谢小安呢。”你接过外套,朝小家伙脸上亲了一下。
小家伙的脸上顿时就红了一大片,可爱极了。
安迷修接过你手中的外套,帮你披上,把你额前的碎发撩开,在额间烙上一个吻。
——《小姐你看》《孩子长大了》《都会照顾妈妈啦》


格瑞

你和他的孩子已经长的蛮大了。
有一天,你正端着一大盘刚刚做好的纸杯蛋糕,唤着孩子的名字。
你唤了很久,却没有人回应你。
你继续端着蛋糕,往楼上走,打开每一个房间查看。
“格……格瑞?看到孩子了吗?”你打开卧室门,看到格瑞正背着你在换上衣。然后你红着脸关上了门,隔着门问道。
“书房。”他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啊,哦哦!”你走到走廊尽头的书房,敲门进去。
“宝宝?妈妈给你做了纸杯蛋糕呢,要吃吗?”你把蛋糕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面前正在专心做作业的孩子。
“谢谢妈妈……”孩子平静地回答,“……妈妈,这道题不会做。”
“啊?那……澟(lǐn)潼(tóng),把题目给妈妈看看吧。”你硬着头皮接过孩子递来的厚厚一本练习册。
然后……你发现那是一道数学题……
然后……你想起你是数学渣的事实……
然后……你假装淡定地认真想题……
“啊啊啊啊啊!这个怎么那么难啊啊啊啊啊……”你揪着自己的头发,俨然已经放弃治疗。
“妈妈?你也不会吧?”孩子睁着漂亮的紫瞳,望向你。
你只能尴尬得朝孩子笑笑。
“所以这就是恋爱的人智商低的体现吧。”孩子自言自语道。【他爹:你懂的太多了……JPG】
“这道题,应该这么做……”你感觉一只大手抚上你的后脑勺,替你顺了顺刚才被你抓乱的头发,一只手正指着题集上的那道大题。
“啊,格瑞……现在小孩子的题目都好难啊……”你瘪嘴争辩着。
他瞅了你一眼,“这难道不是因为你数学不好?”
——《你:格瑞你不用这么直接的……》《格瑞:实事求是,只是在证明》《不管你是不是恋爱,都那么傻》




自从你生了这个孩子之后,你觉得,每天自己……都在,照顾着两个婴儿,包括着一个巨婴(?)。
“金!!!不要在墙上乱涂乱画!!!”
“晞!!!不要往你爸爸身上乱涂乱画!!!”
“金!!!不要带着晞用我的口红在墙上乱涂乱画!!!”
……
“你们两个啊!”你揪着两个正捣好蛋的机灵鬼,让他们坐在沙发上。
金怀里抱着才三四岁的晞,晞则是揪着他爹的衣服。
两团金毛凑在一起,还总是傻乎乎地朝着你笑,可爱极了啊。
“要说多少次呀……你们两个能不能让我省省心哟。”你双手插着腰,一副wdm我上辈子是犯了什么错这辈子要这样惩罚我的表情。
两团金毛停止了嬉闹,四只蓝盈盈的眼睛盯着你,眨呀眨的。
你被两人拉到沙发上,金摁住你的肩强行让你坐下。
然后你就一头雾水地坐下了。
“老婆我给你揉揉腰。”金一脸讨好地说着。
“妈妈我给你捶捶肩!”小家伙奶声奶气地说着。
“嗯……这还差不多!”你满意地享受着他们给你的特别服务,顺手薅了一把金毛。
——《啊,既然老婆你都满意了》《我和晞儿》《可以继续玩了吗!!!(拿起口红)》


卡米尔

你和卡米尔是在一家甜品店认识的,你们俩都特别喜欢甜品。
马上就要到你们俩的一周年结婚纪念日了,可是这几日,你发现卡米尔和孩子总是不在。
纪念日当天,你一大早起来,想给孩子和他一个惊喜。
“嗯?家里没人吗……”你本来满心欢喜,却空欢喜一场。
“唉,本来还想带他们去甜品店啊……”你独自走在大街上,慢悠悠地晃到了那家甜品店。
推门进去,清脆的门铃声响起。店里很清静,可能是因为早晨的缘故。
“呀,今天想吃什么呢?”年轻的老板娘在柜台后面笑着问你。
“老样子吧。”你毫无生气地回答道。
“心情不好?”
“嗯。”你坐到靠窗的一张位子上,双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出神。
“您的甜点。”你听着甜点师傅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啊,谢谢……”你扭头回去。
“……卡……卡米尔???”
他带着孩子,手中端着一碟你最喜欢吃的甜点。
“妈妈!快吃嘛,这可是我和爸爸一起做的改良版呐!”
你拿起勺子,轻轻地舀了一勺,放进口中。有点酸又有点甜,混杂交织着。
“很好吃呢,谢谢你们啦。”你笑着,抱起孩子。
“这是最好的结婚纪念日礼物呢。”
——《傻瓜,》《你难道以前还收到过》《结婚纪念日礼物吗(笑)》


丹尼尔

对于你来说,身高,是一种硬伤。
因为,你这七八岁的儿子,都比你高了!!!
“老丹……”你任重而道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当然是站在小板凳上的)
“怎么了?”他放下手中的文稿抬起眼,把你抱到膝上。
“孩子也长得太高了啊……”
“没关系,你的身高足够拉低平均分了。”他嬉笑着说道。
“你你你!!!”你的拳头落在他肩上。
“妈妈!我的书放在哪里啊!”孩子的声音传来,你撇开老丹,走到书房。
“啊!书……书放在了书架顶层。”你踩着梯子努力去够到这一本书。
“诶,小心点啊!”你一个梯级踩空,就往后倒去。他在身后接住了你。
“唔……老丹……”
“身高不够就不要去拿了啊,找我就行了啊。”他一手搂着你,一手去拿下那本书。
你:emmmm……
——《哝》《这不就拿到了?》《多简单啊》











——————————————
啊啊啊!我我我继续不会写文(哭惨)
然后......emmm...关于格瑞家的孩子!名字是@阿阿阿阿寂 and我取的hhh...
感谢大家能看完!!!
【该起床做作业了:)】

评论(10)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