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凉-

=晏
啊啊,这里是萌新渣一个,各位爹爹爷爷太太大大都不要嫌弃哇!!!
是一个🖊✋🏻(hhh)
⚠慎fo!!慎fo!!慎fo!!
⚠学生党更文超慢(不定期)✔
⚠没有文风没有质量✔
⚠站雷安/瑞金/信白/长顾/忘羡/也青/碧玉
(挺杂滴)
(头像是我家天使竹久画哒!✨✨✨)

【凹凸乙女】当你病入膏肓(?)的时候

*ooc炸裂
*不要被题目骗啦!!!哈哈哈(病入膏肓?不存在的!)
*撞梗致歉
*越写越短(没梗废√)
*混更预警哈哈哈灵魂打字哈哈哈
*内含#瑞#金#安#雷#嘉#卡#



格瑞

今天是期中考试,你却因努力复习而感冒了……于是乎,你给自己猛的灌下两口药,准备去考试了。
社政考试。
寂静无声的考场里,只有你一个人的声音突兀地冒出来。
“咳……咳咳……”你接连不断地咳嗽着,周围的同学开始有些反感了。
你努力压低自己的声音,但是却发现咳嗽怎么都停不下来。“咳咳……咳咳咳……”
妈耶!喉咙好痒!!妈耶!咳嗽停不下来了!!!(都快咳了二十分钟了!!!×)
突然,你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你趁着监考老师在讲台上昏昏欲睡的时候扭头往后看。一坨……不,一个纸团???
环顾了一下四周,你发现只有坐在你右后方的格瑞正盯着你看。他看了看地上的纸团,又看了看你。
你:??? 格瑞:好吧我太高估了你的智商……
于是他努了努嘴,示意你把纸团捡起来。
你又是趁老师不注意,悄咪咪地捡起纸团,然后悄咪咪地打开。
考完试跟我走一趟。
上面那么写道。
你:???去哪???我为啥要和你一起去???
监考老师突然清醒过来,你便只能带着一肚子疑惑继续答题。(当然期间咳嗽还是没有停×)
铃声响起。
“同学们,收卷。”老师用一口生疏的普通话说道。“好,现在可以……”等老师都理完了试卷,刚想说可以离开考场时,格瑞就已经拽着你动手往外走了。
“诶诶诶!等等!去哪啊!”你差点没被他拽的一个狗啃泥。“知不知道要善待病员啊!”你一口气说出了一大通的话。
“医务室。”他说道。
——《真想在考试的时候就把你拽出去》《这么吵(yan zhong),还怎么让我安心答题呢》《来,吃药。……我喂你?》




“金啊……咳咳……”你平躺在沙发上,对着刚开门回家的小恋人说道,手微微颤抖着,仿佛很艰难地举起。
“诶?!老婆你咋啦?!”他刚一进来,就被你这副模样给吓到了。
然后光速向你跑来,以至于你只能看到他那撮金黄色的毛发咻地一下糊到你面前。
他温暖的手掌包裹住你举起的手。
“咳咳……金啊……我……时间不长了……”你努力做出很艰辛的样子,连说话的声音都比往日轻了不少。
“啊??你在……你在说什么啊……我,我听不懂。”他被你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什么……什么时间不长了嘛……不能离开我啊……”
“咳……金,我想再拜托你一件事情……”你张开微微干裂的嘴唇说道,“能不能……”
“行,不论你说什么……我,我都会帮你做到的!”无比天真的那孩子,都开始发起誓来。
“能不能……”
“……帮我拿杯白开水。”
金:【石化.JPG】
于是你看着他略带赌气地嘟着嘴去厨房给你倒白开水了。
“喏,你的水。”他还在赌气。
“谢谢金,果然还是金最好啦!”你说着,从沙发上坐起来,拉过金就轻轻在他脸颊上印上一个吻。
——《你……你!》《算……算了,既然你都那么主动了……》《那……那我也勉为其难不生你气了!》


安迷修

“小姐?该起床了呢。”他在门口轻轻敲了敲你的门,过了好一会儿你都没有应。
你蜷缩在被子里,脑袋昏沉沉的,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就像拿了五分钟凝晶又拿了五分钟流焱×)
“小姐?那……在下要进来了。”他的语言中有一丝顾虑,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违背了自己的骑士准则。
他一进门,看到床上隆起的一个大包,不由得轻笑出了声。
“小姐?刚起床啦!”他走到你的床头,俯下身在你耳边说道。
“唔……”你无力地挣扎了一下。
“等等?!小姐,嗓子好像不对劲了?!”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对,于是搂着你的背把你半抱住。
“小姐,冒犯了。”你睁着迷茫的眼睛望着他,只能透过眼前的水汽看清他模糊的轮廓。
渐渐的,视野变得清晰,他的整张脸都倒映在你的眼里。
他的额头贴上了你的额头,你们俩感受着彼此传递的温度。
“啊……看来是发烧了,这下可就麻烦啦。”他起身,让你躺好,还顺便帮你掖了掖被子。
“小姐就在这里好好歇息吧,在下马上就会回来的。”他说着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他就端了瓶瓶罐罐的药回来了。
“不我才不要吃药!!!好苦的!!!”你拼命地摆着手拒绝了他送来的药品。
“没关系的……小姐!马上吃就会没事啦!”他说着,已经往你手里塞进了几粒药丸。
你:【慷慨赴死.JPG】
于是,你平生第一次把药片在分散前就吞了下去!(可喜可贺)
药效上来了,你有了些许困意。这时,他坐在床沿,打开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本书。
“是睡前故事,小姐。”他的声音很柔,“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
——《小姐睡着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啊》《真想一辈子都这样看着。》


雷狮

你发现你的好朋友,感冒,已经大半年没来探望你了。
好的,现在它又来了……
“咳……咳咳……雷狮啊……”你听了某只金家的小女友的意见,打算也用同样的方法来测试自家男友。于是你敷了条毛巾,假装虚弱地扶着墙走出来。
“嗯?干嘛?”他一副大爷的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喝酒。
“咳……咳咳……我……”你捂住嘴咳嗽。
“嗯?你是想说……你怀了我的???”
“喂!我……我才没有!况且……才不是……”你急红了脸,有些害臊。
“我……是咳咳……时间不多了……”你又回归到状态,病殃殃×
他突然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眯着眼睛看你。“你说什么?”
然后你看见他放下手里的酒,站了起来,走到了你身边,二话不说拦腰抱起你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咳……你干嘛?!”他把你扔在床上,然后欺身压向你。
“啊?我啊……想看看我的海盗夫人……还想骗我多久呢?”他说着,挑起你的下巴。
“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哦……想骗到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呐。”他贴在你的耳畔,你嗅到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酒味。
——《那么……》《就让我来好好思考一下》《该怎么惩罚你吧》


嘉德罗斯

“啊……天好冷啊……啊啾……”你搂着自己的肩,说道。
为什么要在这么冷的天出来啦……况且……我都已经感冒那么严重了!!!你在心里抱怨着。
但是碍于身旁的小孩,你还是没有提出自己的抗议。
“喂,渣渣,你不会感冒了吧?”孩童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嗯,可能是吧。”你挠着后脑勺朝他笑笑。
“嘁,真是没用。”他一脸嫌弃的样子,却一直嚷嚷着要你抱。
你只能顺从地抱住爬进你怀里的那个孩子。
小孩子的体温本就比成年人的体温要高一些,所以你抱着他,感觉特别的温暖。
你情不自禁地就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软软的,手感特别好√
“诶!渣渣,你可别太过分了啊。我……我可没有允许你捏我的脸啊啊!”孩子叫嚷着,还愤愤不平地伸着拳头朝天挥着,包子脸都鼓起来,是更加可爱了呢。
——《你:等等,我是怎么抱起你的???》《九岁:emmm……》《你对我的体重有什么意见吗……》


卡米尔

“那个……天变冷了呢。”所以,为了回赠天气,你理所应当(?)感冒了。
为了不落下学业,你决定扛病去上学。
刚出门,你就看到了楼梯下正在等着你的青梅竹马。
“啊,不?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你朝他挥着手。
“嗯。没关系,赶紧去上学吧。”他回过头来看你。“怎么脸上那么红?”
他把手盖上你的额头,“有点发烧。”然后他看了看你今天的穿着。“怎么还穿那么少?”
“啊,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摆着手。
下一秒,你就觉得有什么带着温度的东西围上了你的脖子。
你一看,是他的围巾。
有着他的温度。
“你……不冷吗?”你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想把围巾还给他。
“嗯。你好好戴着。”他牵过你的手,把你的手和他的手一起放进他的风衣口袋里。“这样就不会很冷了吧?”
——《嗯?好像……》《脸比刚才更红了?》《是更严重了吗?》










————————————————
哈哈哈,最近愉快的感冒了...(bu)
愉快的感冒了一个星期...愉快的混更来惹
格瑞那篇是我家竹久的真实写照√略略略
真是想不到她是怎么考完社政的😀😀😀
大家也一定要注意保暖哇!不要感冒惹!!!
不然咳嗽真是要死人哈哈哈!!!(坚强)

评论(64)

热度(178)